《怀柔百村史话》—— 刘 各 长

      秀美村景

      在美丽的红螺湖南岸,距怀柔城区1.5公里处,坐落着一个秀美的村庄——刘各长。刘各长为怀柔镇辖村,现有423户、1066人,地域面积1465亩,可耕地717亩。北2.5公里处,便是千年古刹红螺寺,东面是某部队驻地,南面与北京福田公司相邻。宽阔平坦的红螺路由村西经过,交通便利,四通八达。

      刘各长村北有座小山,山上满是苍松翠柏,给静谧的村庄平添了许多生气;这座小山与怀柔水库边的龙山遥相呼应,号称龙山的姊妹山。

      刘各长村里不见水,却四面被水环绕。碧波荡漾的红螺湖就在小山背后,离村只有1公里;京密引水渠引来的一泓清水由村东向西南绕村后缓缓流入怀柔水库;村东有条小泉河,村南有条南涧河,流水潺潺,清澈见底。

      风水宝地的刘各长有古迹留存。宋朝时有位姓郎的王爷,选定了这里做墓地。王爷的两个妃子死后葬于此地,墓地四周有很多石兽,茂盛的松柏中立了两块乌龟驮着的石碑,石碑足有一丈五尺高。传说王爷后来殁于抗辽战场,遗体是否运回安葬已不可考。日久年深,这片称作“郎家坟”的墓地因无人管理而荒废,“文革”时又被造反派砸了,坟茔变成了耕地。

      古朴民风

      仁者乐山,智者乐水。刘各长这个依山傍水的村庄,几百年来形成了古朴的民风;村民大都热情好客,善良宽厚,不欺生,不排外,大家一起过着和谐宁静的生活。这种民风的形成,与刘各长村名的由来有关。

      相传几百年前,山东大旱,颗粒无收,很多灾民四出逃荒。刘各长附近的红螺寺设棚舍粥,救济灾民。山东大柳树村一王姓农民逃荒来到这里,每天到红螺寺讨粥,晚上便宿于刘各长小山下的窝棚里。来年春天,他就讨了些种子在窝铺周围种了些庄稼维持生活。因为辛勤劳作,日子越过越好,便在此娶妻生子,扎根繁衍。久之,附近的人就管这儿叫王家窝棚了。

      各地的善男信女不断来红螺寺进香礼佛,而王家窝棚是去红螺寺的必经之地。王家人诚心实意地帮助那些过路人,饿了的可在这用饭,渴了的可在此饮水,赶上阴天下雨,还留人住下来。王家乐善好施,日子越过越好。看到王家的变化,人们认准这里是风水宝地,便纷纷来此安家落户,王家人来者不拒,热情收留。久而久之,这里被人们称作了留客庄。明朝时又从山西太原傅山地区迁来王、傅二姓,人户越来越多,村名也由留客庄演变为刘各庄。

      后刘各庄又改叫刘各长,是因为抵御匈奴,朝廷对长城以北的村庄实行轨长制,刘各庄划为一轨,被称之为刘各长。

      不管名称怎么变,刘各长热情好客、宽厚包容的古朴民风没有变。刘各长原有土地两千多亩,现在只剩七百多亩,那一千多亩去哪了?

      1956年,修红螺镇水库,刘各长毫无怨言地舍弃了几十亩肥沃良田。1958年,成立红星人民公社,刘各长又拿出几百亩土地分给邻近的东四村、红螺镇、郭家坞、中富乐等村。1964年,修京密引水渠,又占去刘各长良田数十亩。

      刘各长土地在减少,人口却在增多。1956年,修红螺镇水库,刘各长安置了淹没区的6户人家、30余口人。1991年,北部山区发生泥石流灾害,刘各长又安置了5户山里人家。据搬来的村民王振兰说,当时,村干部把大队部腾出来,让我们居住,村里又凑钱给我们买了生活用品,就连擀面杖这种小物件也想到了。1979年到1989年,按照上级部署,刘各长又接受了外来的176户、321口人。

      善良的刘各长人用宽厚的胸怀接纳了这些外来的人口。现年84岁的王老太太回忆,1987年她家来此落户,老伴先来盖房,人生地不熟,正愁没处住,村民李祥宇硬是留她老伴挤住在他家唯一的床上3天,后来又在马宝山家租房住了3个月,可马家一分房租也没要。初来那年,还没种上菜,可每天早上都有乡亲把青菜放在他家门口。

      不管是当年的几十户,还是如今的几百户,刘各长始终保持着优良传统和古朴民风,土改划成分时,居然在村中找不到一家地主,因为村民祖祖辈辈与人为善,没有贫富悬殊差距,也就没有尖锐矛盾。所以村干部换了一拨又一拨,都没为调解村民纠纷费过口舌。

      只有良好的家风,才有良好的村风。现年84岁的高福生老人家里窗明几净,被子叠得见棱见角,柜子里的衣服按冬夏春秋分类整理得井井有条。墙上贴着几个儿女的电话号码;老伴去世快两年了,4个儿子每天轮流给他作伴,儿媳和女儿轮流给他送饭。身经百战的老革命王朝平老人对半身不遂的老伴20多年悉心照顾,不离不弃。村民石建玲在婆婆摔伤后,在自己卧室旁搭张床,每天接屎接尿,喂水喂饭,直到婆婆康复。

      武术留名

      早年间,社会动荡不安,民间盛行习武之风。刘各长集中了很多能人,其中有一位自山西迁来的傅怀义。他武艺高强,身手不凡,擅长一种打杆子武艺,在老远就能用杆子点到别人的穴位

      上,让人动弹不得。还有一招鞘子功,鞘头拴有镖头,镖头称为龙太镖,指哪打哪。有一天,一位青年自沧州逃荒而来,在傅怀义手下当伙计,此人也喜欢武术,清晨就在墙外习武。傅怀义听到墙外有动静,隔墙随手就是一鞘子,那伙计早听说东家有绝活,这回亲眼见了,倒头便拜。傅怀义收之为徒,教会他全套武艺。村里很多青年也前来拜师学艺,他们成立了以龙太镖为名的龙太镖局,明嘉靖年间为皇上保过镖。

      到了清末,习武之风更盛,村里有两个练武场子,一是傅家主办的东场,一是高家主办的西场。青年们白天下地,晚上就到场子练武。傅家场子仍以鞘子功为主,高家场子的掌门人叫高维典,是高福生老人的爷爷,擅长刀法,能飞檐走壁,在十里八村很有名气。

      1911年正月,县衙门举办武术表演,武艺高超的班子要首场表演。当时与刘各长武术名气相当的村叫大院庄,掌门人也擅长刀剑,两个村都想首场表演。该让哪个村先上呢?县长捋胡一笑,计上心来。他叫衙役从门后提出一把足有150多斤的方头大刀,对两个村的领班人说:你们在我的院里先比试一下刀法,赢者可以先表演。县长话音未落,高维典便大步上前,提刀在手,刷地亮开架势。他舞起刀来,静若伏虎,动若飞龙, 疾若闪电, 既凶猛刚健,又潇洒飘逸,一会儿功夫,劈砍斩剁削截撩绞等全套刀法便娴熟地演练下来,周围立刻响起叫好声。这时,大院庄的掌门躬身一揖:贵庄的刀法实在太精,我们自愧不如,明年再来比试。此后,刘各长的武术名气越来越响,附近十里八村的年轻人都来拜师学艺。

      战火青春

      刘各长村民素怀忠义,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中,村里的热血青年勇敢地拿起钢枪,走向了烽烟弥漫的战场。

      傅连清、傅长江哥俩先后参军,傅连清参加了抗日战争。1947年1月,傅长江应征入伍,参加了平津战役;1948年10月7日,牺牲于平义分村,年仅20岁。

      村里参加过抗日战争的还有赵久财、傅怀起、肖井忠、高维强、魏政全、王福、王忠义、李福青等。参加过解放战争的有刘凤山、钟守荣、王雨田、王明礼、高维玉、刘福生、王朝平、傅怀有、张宝林、王朝文、王宜、赵久来、赵久起等。

      1947年1月,18岁的王朝平和钟守荣、刘凤山和王雨田一起参军入伍。1947年5月,在解放张家口战斗中,王朝平和钟守荣所在部队负责消灭赤城县辛仁堡的一股敌人。当时,敌人火力很猛,久攻不下。钟守荣第一个报名,扛起炸药包,披上沾了水的棉被,在机枪的火力掩护下,独自爬到了城墙根,将城墙炸开了一个口子,大部队随即冲了进去,很快胜利结束了战斗。钟守荣荣立一等功,被提升为副团长。

      1947年秋季,王朝平所在部队调到密云保护秋收。一天,保安团和伙会到西田各庄抢粮,王朝平和战友们与抢粮敌人展开了殊死搏斗。战斗中,王朝平大腿被手榴弹炸伤,在河防口养了一个月,后随部队转移到丰宁一带。1948年2月,王朝平光荣入党。当时他在营部当通讯员,他向组织请战,要求下连队参战,后到连队当班长。在王朝平的记忆中,最艰苦的一仗是1948年11月的新保安战役,王朝平经受了战火的洗礼,得到了锻炼成长。

      1951年6月,王朝平和付怀友随队奔赴抗美援朝前线。当时,王朝平已升为警卫排排长。他们在离鸭绿江40里时便下了火车,每人背负30多公斤的武器装备徒步前进。在经过鸭绿江大桥时,还要躲避敌机的轰炸。到达朝鲜的第一个夜晚,他们的营地就遭到了敌机轰炸。在朝鲜前线,部队的生活十分艰苦,粮食不足,他们就趁战斗空隙到山上挖野菜充饥。住的地下坑道很潮湿,通风不好,苦不堪言。

      1953年7月,王朝平所在的68军202师参加了桥鸭山战役,也叫金城反击战,是抗美援朝最后一战。当时,王朝平已升任202师605团8连副连长,他们连担任主攻任务。在激烈的战斗中连长牺牲了,王朝平带领战士们继续冲锋,经过3天鏖战,他们终于胜利完成了任务。王朝平荣立三等功,获得和平纪念章和朝鲜

      停战奖章。此后,王朝平升为连长。1955年,随队回国驻扎江苏徐州。1963年转业到河北省丰宁县商业局,1989年1月离休,回到老家刘各长,享受县团级政治待遇。

      付怀友1955年回国后,复员到家乡参加生产劳动,于2004年逝世。

      王雨田,16岁参加革命,参加过解放战争。1950年第一批入朝参战。在朝鲜前线,他担任电报员工作,牺牲在了飞机大炮轰炸下,年仅19岁。

      沧桑巨变

      过去的刘各长是丘陵地区,七沟八梁黄土坡,只有村东河套边有块小平地,可谓小雨淋淋不解渴、大雨一阵流进河。种啥啥不长,只能种些红薯及杂粮,亩产仅百八十斤。人们过得是糠菜半年粮的苦日子。

     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,勤劳的刘各长人镐刨锨铲,平了一个又一个山包,让丘陵变成了平原。实行改革开放后,人们的生产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喜人变化。村里打机井10眼,引灌渠安装6处水泵房,村里所有土地都能灌溉,种上了小麦和水稻,由一茬变两茬,亩产超千斤,由缺粮村变为余粮村,劳动力日值从原来的三四毛钱提高到一二元钱。

      1983年生产队解体,实行联产承包责任制,村民的温饱问题得到彻底解决。为让村民富裕起来,村里兴办企业,先后成立了铸铜厂、砂轮锯片厂、纸箱厂、弹花厂、毛制品厂、镭射玻璃厂等。由于种种原因,这些厂子没能创造理想效益,但积累了一些宝贵的经验教训。2000年,村里对村办企业重组转制,将工作重点转移到多种渠道发展经济方面。2003年,施行退耕还林,将150多名剩余劳动力转向北京戴姆勒汽车有限公司。现在,村里20余户搞起了汽车运输,30余户经营出租车,其他有的从事民俗旅游接待、美容美发、开超市和小吃店等,基本上家家有发展项目。

      现在,全村已有家庭轿车100余辆,四分之一的家庭住进楼房,还有的住进了别墅。

      村民的福利待遇也在逐年提高。2004年至2011年,村里为村民负担新型合作医疗基金近43万元,为60岁以上老人发放生活补贴款100余万元,为贫困学生发奖学金2万余元,每年春节慰问老党员、老干部、残疾人开销6万余元。

      刘各长经济飞速发展,人们安居乐业,一个城市化的新农村正在悄然崛起。

    网站声明 网站地图 联系我们
    北京市怀柔城区府前街15号 邮编:101400 E-mail:www@bjhr.gov.cn
    怀柔区人民政府版权所有 浏览器建议使用IE9及以上版本以达到最佳浏览效果
    京公网安备 11011602000544号
    ICP备案编号:京ICP备 15059423号
    中科汇联承办,easysite内容管理系统,portal门户,舆情监测,搜索引擎,政府门户,信息公开,电子政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