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百姓生活 > 百姓生活详细
小说丛林--我不该再犹豫
来源:区文联 发布时间:2018年01月05日
A+ 0 A-

  我不该再犹豫我是一名中国共产党党员,是一名公务员,还是一名国家干部,我的具体职务是怀河市水务局水政执法科科长,我的主要职责是维护好怀河市行政区域内良好的水事秩序。这几天,我吃不下饭,睡不着觉,我的心情糟透了,看见什么我都觉得不顺眼,我就想发火,可是我又不能发火,在单位不能对下属发火,在家里更不能对妻子发火,我只能忍着,火只能烧着我的心,我的内心煎熬着。我一向是一个乐观的人,我很少有这样的坏心情了。你一定会问我怎么了?是的,我有事!我工作上遇到了一件事,一件很难办的事,我不知道该怎么办。

  12月5日 星期一

  今天的天气不错,早上上班的时候,太阳已经红彤彤地照耀着这座城市,天空格外的蓝,很少有这样的好天气了。这几天,这座城市一直被雾霾笼罩着,一切有形的、无形的都变成了一个颜色,烟灰色。生活在这座城市中,人们的心情好像被天气左右着。我此刻的心情很高兴。走进单位,看到同事脸上挂着笑容,彼此打打招呼,点点头,一个微笑,美好的一天就这样开始了。然而,随后的一件事,就像昨天的雾霾一样包围在我心上,让我怎么也高兴不起来。我所在的水政执法科接到群众举报,怀河水库水源保护区内有人在一块荒地上修建房屋,准备搞旅游接待。之前,我们已经处理过很多类似的群众举报了。最近几年,怀河市经济发展迅猛,人民的生活水平提高也很快,再加上怀河水库水源保护得好,怀河水库已经成为了当地的一大景点,每到节假日吸引了成千上万的游客到怀河水库游玩。部分市民也因此看到了商机,动起了心思。他们在怀河水库周边,有的甚至在怀河水库水源保护区内搞起了农家乐。好在我们管得严,把怀河水库水源保护区内的违法行为及时地制止了。我担任水政执法科科长已经四年了。和一些违法行为作斗争是我们基本职责。未经许可打井的、河道盗采砂石的,水利工程保护范围内违章建筑的,很多很多。由于我们的工作经常会损害当事人的个人利益,也会遭到他们的辱骂,有时甚至是人身攻击。这样的事,我已经习以为常了,不过我一定会做到打不还手、骂不还口,因为我们是国家公职人员,我们代表着国家的形象。水政执法科科长这个职务不好干,似乎已经成为了不争的事实。谁在这个位子上干几年,最大的体会就是:成绩基本没有,责任倒是很大。如今,我在这个位子上也已经干了好几年,我的体会就是:吃力不讨好,四处得罪人。但是,没办法,既然组织把我放在了这个位置上,我就得履行这份职责。我今年已经52岁了,参加工作也快30年了。我是一个安贫乐道的人,也是一个坚持原则的人。面对工作,认真负责是我一直以来坚持的原则;面对生活,乐观简朴也是我一贯以来坚持的原则。局里的很多同事取笑我说,张海是一个“方人”,几十年的工作和生活还没有把你磨圆。难得,真是难得。也许,他们说的有道理。我就是我,这就是我的性格吧,人活的随性一点,最好!站好自己的岗,过好自己的岁月,对得起自己的良心,担任水政执法科科长以来,我敢拍着自己良心说,我没有接收过别人的红包,没有接收过别人的请吃,更没有拿过别人的过节礼。虽然我也被别人指着头骂过,遭遇过别人的冷嘲热讽,我的心里委屈过,失意过,但是我没有后悔过。我不敢说我做出了多大的成绩,但是我确实做到了敬业。我也连续四年被评为了怀河市优秀共产党员和水务局先进职工。我不是说在乎这些荣誉,而是感到了组织对我的认可,这在我心里比什么都甜,所以我一直感觉到组织是信得过的、可以依赖的。我和我们科的小刘很快赶赴了事发现场。我被眼前的一切惊呆了。现场至少有一千平方米的荒地已经被挖得乱七八糟。各种建筑材料散乱摆放着,施工机械轰隆隆开动着,十多名工人忙碌着。我感到了情况的紧急和责任的重大。我想必须立即制止他们的违法行为。可是却遭到了现场工人们的一致抵抗。我对着他们说话,他们所有人都置若罔闻,好像你根本不存在,继续干着各自的活儿。我走到其中一名工人跟前,他抬起头看看我,什么话也没有说,又忙碌起来。我告诉他,他们的施工行为是违法的,赶紧停下来。他漫不经心地说,我不认识你,你是谁?我只听我们老板的。我问他们老板是谁,他又说,你问我们老板干什么。真是应了那句话“县官不如现管”。工人们是不会听我的了,必须尽快找到他们老板。可是怎么才能找到呢?很明显,从工人口中是很难问到,我估计他们也一定得到了老板叮嘱。举报人也是匿名的,只是告诉了你某某地方有人在偷偷施工,别的什么也没有说,就挂断了电话。附近又远离村镇,很难询问到什么具体信息。正在一筹莫展的时刻,我看到了施工现场不远的地方有一台柴油发电机正咚咚咚响着。我快速走向发电机,站在了发电机操控按钮前,我大声地告诉他们,再不停下来,我就强制关闭发电设施了。这下工人们都抬起了头,一个个眼睛直直地盯着我。随后,他们都齐刷刷向我靠近。我心里有点紧张,站在我旁边的小刘也紧张地问我,科长,他们会不会打架,我们要不要报警啊?我们只有两人,他们一下子围过来十多号人。我还没说话,所有的工人已经走了过来,把我围在了他们中间。其中一位40岁左右的工人满脸怒气地问我:“你要干什么?耽误我们干活,你给我们发工资啊?”紧接着所有的工人都随声附和“就是、就是”。随后有一位工人恶狠狠地说:“赶紧滚开,再不滚,我们就不客气了!”所有的工人又紧跟着说,“揍这狗日的,穿一身臭官衣就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。”现场的发电机轰叫声很大,为了使他们说话更清楚一点,我顺手把发电机关闭了。没想到,这引起了他们的强烈激愤。站在我跟前的一名敦实肥胖的大汉顺手揪住了我衣服前襟,把我一个猛劲拉到了他的眼前。他激怒的双眼死死地盯着我,粗声大气地问我,“怎么着,还挺硬啊?老子不怕你!”随后一使劲把我推了出去,幸好我后面站着人,他们挡住了我,我狠狠地撞在他们身上。等我站稳后,我掏出随身携带的执法证。我告诉他们,我是市水务局行政执法人员,他们的施工行为是违法的,如果还要强行施工,最终还是会被依法拆除的,到时损失更大。我还告诉他们,他们刚才的行为已经属于动手殴打执法人员,如果报警,他们会被警察带走,到时还得拘留。他们不说话了。他们只是呆呆地围着我站着。快到中午的时候,揪我衣服的那个挺胖的工人接了一个电话。我估计是他们老板打来的,胖子急急忙忙躲到了不远处,一边瞅着我,一边用手捂住嘴轻声地不知道在说什么。稍后,胖子和颜悦色地走了过来。他先是凶巴巴地轰走了围在一起的工人,低三下四向我说起了好话。我告诉胖子,让他们老板立即停止施工,恢复原样,尽快到市水务局接受行政处罚。谁知胖子悄悄走到我跟前,小声告诉我,他们老板叫沈晨,我认识。我愣了一下!沈晨?是他?我的高中同学。我感到麻烦来了。

  12月6日 星期二

  昨天回来后,我在办公室等了一下午,沈晨始终没有露面,也没有给我打电话。没错,沈晨是我的高中同学,并且我们关系一直很好,这种关系从高中开始,一直延续到现在。我们经常一起吃饭,有时两家人还会一起结伴去外地旅游。我们两家不论谁家遇到事情,都会互相关照。就在去年,我准备把原来的小房子换大一点,可是我就那么一点死工资,还要养活一家人,这几年虽然积攒了一些,可是积攒的钱还不够房价上涨的零头。无奈之下,还是沈晨毫不犹豫地借给了我一百万。一百万,可不是小数目,不是一般关系,谁会借这么多钱给你?沈晨的家境比较富裕。他大学毕业后在我们市一中当老师,几年后,他觉得当老师太没劲,于是就辞职不干了。后来,他在市繁华中心开了一家叫四季香的饭店,饭店经营得红红火火。我们经常到他的饭店去,饭店人来人往食客不断,沈晨这些年挣了不少钱。昨天夜里,我躺在床上睡不着觉。我一直在想,沈晨为什么没来找我,为什么没有给我打电话。沈晨一定知道是我扣下了他的施工机械,一定知道是我要处罚他。现在国家正在下大力气治理为官不为。如果这样的事,没人问、没人管,这就是典型的为官不为,是要问责的。沈晨是一个讲义气的人,也是一个好面子的人。长期做生意让他染上了江湖义气,他觉得什么事只要有朋友、有哥儿们都能够解决。这些年,他是这样为别人做的,很多人也是为他这样做的。沈晨一定觉得,我在市水务局上班,况且,我们又是非常要好的同学加朋友,这点事,还用得着他亲自出面吗?我还不会都替他办了?是的,以沈晨的性格他一定会这样认为的。下午,我接到了市财政局副局长詹敏的电话。詹敏、沈晨、我,还有我的妻子冯娜,我们都是高中同学。虽然我和詹敏是同学,但是我和詹敏平时联系很少。接到他的电话,我感觉还是很突然的!他在电话里和我聊了很多,但是我听进去的很少。他在电话里一个劲儿地告诉我,我们的同学谁又升官了,谁又调到了一个更有实权的部门,同学之间要互相帮助。詹敏三句话不离官场,我很反感,也许这就是我和他联系少的原因。电话最后,詹敏告诉我,晚上有事找我,他会开车接我。没想到的是,他把我拉到了沈晨的饭店。沈晨举着酒杯微笑着朝我走了过来,我的心里突然感觉乱轰轰的,我的大脑也在瞬间变成了一团乱麻。如果沈晨提起那件事该怎么办?我该怎么和他讲清楚呢?此刻,好像我做了什么对不起沈晨的事,我怕见到他。“老张,你怎么看起来脸色不好啊,一定要注意休息,工作别太累了,能放的放一放,身体才是顶顶重要的嘛!来,我敬你一杯,一口干啊。”“谢谢,谢谢,好,好!”说着我一口喝完了杯中的酒。等我回过神,再要说话的时候,沈晨已经走到了别人身边,微笑的喝起了酒!沈晨什么也没有说,我既感到惊讶,又感到难过。沈晨是聪明的,在这种场合谈论那件事是不合时宜的。这种不合时宜是我造成的,如果我按照沈晨的意思网开一面,那么在这样的场合提这件事是愉快的、高兴的、甚至觉得是有面子的,在同学之间觉得我是有用的,能够为同学办事的!可是,那件事已经发生两天了,沈晨没有找过我,我没有找过沈晨,我们两人一直僵着,在这样的场合提起那件事,只会造成互相的尴尬。谢天谢地!还是心照不宣的好。到现在为止,我也不知道沈晨对这件事是什么态度,他能心甘情愿恢复违建现场吗?能心甘情愿接受罚款吗?今夜,我又要失眠了!唉,我的同学,你为什么要给我出这个难题啊?

  12月7日 星期三

  今天一天,沈晨仍然没有露面,他可真能沉得住气。倒是我沉不住气了,偌大的一个施工现场留在水库荒地上,谁不会看见?到现在为止,我还没有向局里的分管领导汇报呢,就是因为沈晨是我同学,我才拖了这么久。否则,局里早就会采取措施了。再这样拖下去肯定不行,那是我的失职。我等沈晨的目的,就是希望给他点机会,让他自己把施工现场恢复原样,到时我把扣押的施工机械退还给他,再按照规定罚点款就可以了。争取将沈晨的损失降到最小,这也许就是我这个科长,在不违反国家法律法规的原则下,在职权范围内能做的了。下午快下班的时候,詹敏又给我打来了电话。詹敏开门见山就给我谈起了沈晨的事。在詹敏的眼中,沈晨的事简直就是一件微不足道的事。好像沈晨的水库农家乐能不能建成责任全在我,是我这个同学不通人情。詹敏告诉我,沈晨准备开水库农家乐已经酝酿了很久。并且他已经把其他证照都办得差不多了。现在就等着施工建设,谁知一开工竟然在水务这儿卡了壳。再说了,水库那块荒地从建库至今就一直撂荒,多可惜。现在有人能够把它充分利用起来,也算为地方经济发展做点贡献。真要说有一天发洪水,农家乐被淹了,那也是沈晨自己受损失。我想要给詹敏解释,可是一次次被詹敏给打断了。说到最后,詹敏居然批评起了我。他告诉我,现在的社会就是一个人情社会,是一个人人被用、人人用人的社会。谁要不懂这点,谁就会被这个社会圈子排斥在外。为什么我快退休还是个正科,就是因为我这个人太耿直,不入流,到最后吃亏的还是自己。詹敏还告诉我,昨天的那顿饭就是沈晨请的,主要是请我。沈晨觉得我和他是同学,不好直说,所以请了他。看来,这件事在我同学之间已经知道了。这件事如果办不成,我要被多少同学说笑啊?相反,这件事如果办成了,大家反倒觉得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。晚上回到家,更加证实了我的看法。我的妻子冯娜追问我沈晨在水库建农家乐的事办得怎么样了。我的脑袋瞬间感到犹如热气球那么大,随时都要有遇火爆炸的可能。我不知道怎么给我的妻子解释,按照法律法规的条条款款解释,她能听吗?面对一桌子的饭菜,我没有胃口。我起身走进了卧室,我躺在床上。妻子在客厅嘟嘟囔囔地说话。妻子的每一句话都如同一把利剑插在我的胸前,妻子说的都是实情。我们家和沈晨家的关系长期以来犹如亲兄弟。我们在这几十年的生活中每每遇到困难,沈晨都会毫不犹豫伸出援助之手。就连现在我住的这所房子还欠着沈晨的一百万,这些钱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还清。情大还是法大?这是摆在我面前的一个现实问题。我是一名执法者,在我的心目中任何时候法律都是至高无上的,法律是严肃的,不讲情面的。但是法律又是公正的、无私的。相反,人情呢?妻子仍然在喋喋不休催促着我尽快把沈晨的事给办了。妻子说,沈晨已经给她打了好几个电话。在妻子的眼中,这么多年了,好不容易别人求你一件事,你还左右为难、推推拖拖,也太不近人情了。是的,这么多年了,我也确实求过很多人为我办事,但是,我很少为别人办事。主要是我的手中没有掌握为别人办事的权力。现在,在别人眼中,我好不容易有点权力了,别人能求你了,可是你……面对着妻子的一再督促,我还是把我的难处说给了她。妻子最后撂给了我一句话:“沈晨和咱们家的关系你也知道,你不帮他,谁帮?反正这个情我们欠不起。”我帮了沈晨,谁帮我?我能知法犯法吗?今夜,我还能睡着觉吗?

  12月8日 星期四

  今天上午,局党委召开了局机关党员“两学一做”座谈研讨会,主题是“做一名守规矩、明纪律的党员”。会上,在座的每位党员都做了深刻的发言。在大家发言的过程中,我的内心接受了巨大的拷问!我好像被放在了审判台上,大家的一言一语都好像在直戳我的心里。我不敢用眼睛去看大家,我悄悄地低下了头颅,我拿起手中的笔,在笔记本上胡乱地画起了圈圈,每一个圈圈好像都是我身上存在的一个问题。我不停在心里问自己,我是一名合格党员吗?答案是否!是的,如果在此之前,我可以理直气壮回答,我是一名合格的党员。可是面对我的同学沈晨在水库违规建设农家乐,而我却直到今天还没有将此事做任何处理,没有汇报相关领导,我确实不够一名合格党员的标准。从我站在党旗下,庄严地举起拳头宣誓入党,直到今天,已经有整整20年党龄了。在这20年里,我接受党的教育和培养,我从心里始终对党有一种敬仰、有一种热爱。我也曾在心里发过誓言,在党组织内,我是一名普通党员,这辈子,我不敢保证我能作出什么轰轰烈烈的大事,但是,我一定要对照《党章》,做一名合格党员。此刻,作为一名党员,一名党的基层领导干部,在国家利益受损的时刻,你是选择置国家利益于不顾去维护个人利益,还是置个人利益于不顾去维护国家利益。从这三天的表现看,面对这个选择,我态度是犹豫的,是摇摆不定的!一方面我不想做任何损害国家利益的事情,另一方面我又不想得罪我的同学,我一直在等待,一直在拖延。我不停地追问我自己,为什么我的心里会出现这样的想法,为什么我不能公而无私,尽快解决此事。我惊醒地发现,是我在关键时刻忘记了自己是一名党员,我对自己党员身份意识淡化了,我对党的理想信念不够坚定了,最终导致了自己在利益选择面前犹豫了。我低头看到了此刻佩戴在我身上的那枚庄严的党徽。这枚党徽,是此次“两学一做”活动开展时,局党委为每位党员“亮出党员身份”统一佩戴的。霎时,我的脸上火辣辣的!我感到,我不配佩戴这枚党徽!我对不起那些为建立我们伟大的新中国而英勇牺牲的革命先烈,我愧对自己在党旗下说过的豪言壮语!我无法面对连续多年组织授予我的优秀党员称号。不,我不能犹豫,我不能动摇,我还是一名党员。我坚定了决心,我要发言,我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了。我要把我最终的决定说出来,我要在党的会议上检讨自己的错误。“面对今天的大会,面对在座的党员,我感到非常的惭愧。最近几天,我作为一名党员,我对党的理想信念发生了动摇,在国家利益和个人利益面前,我拿不定主意了。本周一,我的高中同学沈晨在怀河水库违章建设水库农家乐被我查处后,直到此刻,我没有向任何一位局领导汇报,没有拿出任何处理意见。我不是一名合格的党员,我接受党组织对我的批评和处理。“我的同学沈晨在没有任何审批手续的情况下,私自在怀河水库荒地内建设水库农家乐,严重违反了《中国人民共和国水利工程保护管理条例》。我今天在会上表明态度,我将严格按照国家法规,迅速查清情况,不徇私情,并尽快将处理结果上报局领导……”会后,我快步走进了分管水政执法工作的牛自新副局长的办公室……2017年第3期 (总第27期)柔和的灯光泻满了暖烘烘的小屋,我躺在滚热的炕头起,甜甜地回味着黄韭水饺与江米元宵的余香。回到阔别多年的老家,真好像回到了撒尿和泥的儿时。

  毒热的太阳晒得河岸上的鹅卵石滚烫滚烫的,那上面晾满了旧衣拼成的杂色裤衩儿。旁边,一伙光着屁股的娃娃们正为闻到一个臭鸡蛋味的闷屁而跳着脚叫骂:“×他妈放的,×他妈放的!”孩子们个个急赤白脸,纷纷赌咒发誓,并“向毛主席保证”,自己绝对没放。“你们吃饱了撑的咋儿的?没事瞎他妈嚷嚷!”一直仰卧在平板石上、翘着二郎腿的二扣终于发话了。“二扣,大伙在冤(赌咒)呢,谁放了屁,谁是座山雕的儿子。”我尽量哈着腰向他解释。“放你们家十六辈儿的狗屁!”二扣“嗖”地坐起来。“实话告诉你们,那个屁是老子放的!谁敢炸刺儿?”大伙面面相觑,大气都不敢出。“瞅你们一个个就是咸(闲)蛋。成啦,快穿上裤衩儿,给老子脱坯去!”孩子们手忙脚乱地登上半湿的裤衩儿,眼瞅着二扣,蔫儿蔫儿地跟在他身后。说起这二扣,有几句顺口溜可以形容:“头上虱子滚成团,衣裳虮子堆成摞,脸色赛过驴粪蛋,身上好似蚂蚁窝……”二扣的爸爸是村支书,家里总有烙饼和白米饭吃,这让常年以棒子饽饽、蒸白薯为伍的小伙伴们实在眼馋。大概是吃得过好过饱的缘故,贼黑贼胖的二扣常常放屁,且多是不声不响、臭味极高的闷屁。再加上不爱换衣裳,二扣浑身上下常年散发着一股腌酸菜加烂大葱的味道。可能是遗传的缘故,二扣生下来就带有三分横,哭起来,嚎得震天动地。而我们这些平头百姓的孩子,似乎天生就带有软骨病,平时也会在父母面前撒泼打滚,可一旦见了二扣,便立马矮了三分,温顺得不亚于冬天被窝里的猫。我随着伙伴们,无条件地“忠于”着二扣。去地里挖野菜,到北山摘酸枣,爬房梁掏家雀儿……回回都不忘给二扣“进贡”。这样还唯恐二扣翻秧子。为表达真心,我们每人都不惜牺牲自己的最大利益,以博得二扣的欢心。那回我姥姥来了,我家百年不遇烙了几张油渣饼,我冒着被盖肿屁股的危险,偷偷掰了一大块,喘着粗气捧到二扣鸡爪子似的手上。我们村很穷,长年累月不放一场电影。一旦邻村或附近的部队营房放电影,我们便比过年还高兴,连晚上的稀粥都懒得喝,就早早跑去等看电影。一天晚上,听到5里外的东庄演《平原游击队》的“特大喜讯”,我立马丢下刚喝了一口的稀粥,撒腿去找二扣。来到二扣家门前,已有七八个伙伴在;这是惯例,不管多急,大伙都得等二扣出来再走。“也不是报丧,着的哪门子急?”一脸黑麻子的二扣娘乜斜着两只算盘珠子大小的灰眼珠,将一碗刚舀出锅的棒碴粥墩在堂屋的桌子上,二扣麻溜儿趴上去,嘴对准碗边吸溜起来。一袋烟的工夫过去了,小伙伴们没人敢吱声。又过了一袋烟工夫,有的孩子逗起了门前的大花狗。半拉钟头过去了,二扣擤了擤鼻涕,终于直起了身。霎时,孩子们像得到了特赦,欢天喜地地簇拥着二扣出了门。“甭着急,准没开演哪。”二扣的话,从来没人敢持异议。然而等到了地方儿,李向阳已经下山了。“哎呦,我肚子又疼喽!”瞧了没一会儿,二扣忽然喊叫起来。我们几个面面相觑,谁都知道二扣的喊声意味着什么。没辙,尽管万分不舍,但大伙还是抱着对老勤爷死的巨大遗憾,一步一回头地护持着二扣离开了场子。现在想来可笑,当时的我们,小小的年纪,别的还都不懂,却偏偏无师自通地知道了要无条件地效忠一个人,尽管这样的忠心是那样的盲目、那样的盲从;也不管那个人是否值得效忠,只管爱那个人之所爱,恨那个人之所恨。二扣顶讨厌的是宝柱,因为宝柱的衣服上从来不带粥嘎巴儿。也不知从哪学来的词儿,他骂宝柱是资产阶级,是臭美。这样,我们大伙自然都把矛头对准了宝柱。见着宝柱,我们总要哄他几声,强迫他承认样板戏《智取威虎山》里的头号反面人物“座山雕”是他爷爷。玩“刮风下雨”游戏,在“呜呜”起风的同时,我们总要往宝柱背上啐几口唾沫。冬天靠墙根儿晒暖儿,我们成心把宝柱夹中间,使劲挤他、搡他……一个月白风清的晚上,我们聚集在光光的场院上玩“告冤家”。由于事先的密谋,几番筛选后,宝柱自然成了被告的“冤家”,二扣成了当然的“法官”,我们大伙则全是“告状人”。告状开始,法官坐好,将冤家反转身,背对告状人;让他两手撑地,撅起屁股,等候惩罚。“我诉苦,这小子大前儿个把我家的猪偷跑了,该咋儿罚?”吸溜着鼻涕的三小头一个起诉。“得啦,打两下脊宁(梁)吧。”法官裁决。按游戏规则,这样的惩罚只能象征性地示意一下,不允许动真格的。可三小早就领会了二扣的意图,运足了气,铆足了劲,使出吃奶的力气,猛地挥拳砸向宝柱……“我诉苦,他砍了我家的棒子苗。”“掴俩耳刮子。”“啪——啪——”“我诉苦,他狗胆包天,竟敢反对伟大领袖。”“这还了得,踹他两脚!”“咚——咚——”……这场“告状”后,宝柱趴在炕上,半个月没起来。我们诚心诚意忠于二扣,千方百计取悦他,想方设法模仿他。二扣剃掉了眉毛,我们也争相剃掉了眉毛;二扣剃了光头,我们紧随着成了“和尚”。二扣掉了一颗门牙成了“豁牙子”,大家都觉得那样好看。我恨自己的门牙太结实,千方百计用手掰、磨,想把它弄掉,可无论怎样捣鼓,门牙总是纹丝不动。那天,我急着赶路摔了一跤,竟真地掉了一颗门牙。霎时,我感觉自己伟大了许多,说话时故意张大嘴巴,久久不愿合上,即使合上了,也要咧开嘴唇。我陶醉在伙伴们的嫉妒中。可是,好景不长,没过几天,那个掉牙处又长出了新牙,弄得我十分沮丧。恰在这时,二扣的断齿也镶上了,一张嘴,亮闪闪的,特让人眼热。学着小伙伴的样,我从垃圾堆里刨出一个高级香烟盒,小心翼翼地剥下上面的锡纸,撕扯撕扯,贴包到了门牙上,我总企望着能赶上二扣几分。麦收后,二扣突然因病休学了。我们好眼红啊——往家里一呆,不干活儿,不念书,吃包子,喝片儿汤。养过一段,二扣驴粪蛋似脸蛋越来越白——哎呀,好俊气啊!“人家二扣就是能,不价,得的病咋儿都跟咱不一样呢?”“是啊,咱闹点儿病,不是伤风就是感冒,没几天就过去了。瞧人家,早呆过俩月了。”“嗯,人家这病的名字都好听,还带着点儿洋味儿呢。”“叫啥来着?”“叫、叫……对啦,叫慢性淋巴细胞性白血病。”我脱口而出的一句,把大伙都给震住了,众多羡慕的目光立刻聚集到我身上。大伙极力称赞我的记忆力。他们不知道,为背下这个名词,我背地里下了多大工夫。一个阴冷的晚上,我偷偷跳到河里洗了个澡。次日清晨,便感到浑身无力,还流了几滴鼻血。母亲慌了,跟父亲商量着带我去县医院。“快带他去瞧瞧吧,要是跟二扣似的可就耽误了。”迷迷糊糊的我尽管难受,可还是因二扣的名字打了个激灵。“不会吧,能跟二扣一样?那可就太让伙伴们眼红了。还能吃好的,不干活儿,不上学……”趴在父亲的背上,我不禁陷入美滋滋的遐想。进了县医院门诊室,我躺到病床上,听任大夫摆布。“嗯,有点烧,是不是感冒了?”大夫问父亲。“不是!”我赶紧申辩。“你懂得啥?听大夫说!”父亲厉声申斥我。“没关系的,我想知道,这孩子发病时的情况。”“哦,今儿早起,这孩子没精神,我跟他妈怕得俺村另一个孩子的病,就麻利儿带他来了。”“那孩子是什么病?”“慢性淋巴细胞性白血病。”我抢着回答。“哦,你知道得这么清楚?那么,除了感觉发烧无力外,你流鼻血了没有?”“流啦!”我大声答道。“哦,那、那还真有可能。”大夫的话有点吞吞吐吐的。“可能啥?”父亲的话音有点儿颤。“只是可能啊……可能是跟那孩子类似的病。”“啊?大夫,大夫!好大夫哎,可千万、千万别让俺孩子得那种病啊!千万、千万……”父亲几乎是在哀告了。我感觉心在突突地跳,血在快速地流——怎么?真地是那种病?我真地得了跟二扣一样的病?“医生,我真地是那种病吗?”我的口吻透着轻松加兴奋。“啊,孩子,别着急,这只是怀疑,还要经过化验、检查才能确诊。”咳!着急?急个啥?高兴还来不及呢!……结果让我垂头丧气——闹了半天,还是伤风感冒。两年后,二扣的坟上蒿草萋萋。………“哎,盯紧点儿,一会儿好找!”窗外孩子们的打闹声惊醒了我的酣梦。我扒住玻璃窗向外瞧——侄子正与几个小伙伴在玩“藏猫儿”(捉迷藏)。他们中,没了当年的二扣,不见了低头哈腰的小绵羊。看着看着,我不禁心痒,跳下炕,加入到孩子们的行列中。

  

作者:王学忠
责任编辑:吕华
网站声明 网站地图 联系我们
北京市怀柔城区府前街15号 邮编:101400 E-mail:www@bjhr.gov.cn
怀柔区人民政府版权所有 浏览器建议使用IE8及以上版本以达到最佳浏览效果
京公网安备 11011602000544号
ICP备案编号:京ICP备 15059423号
中科汇联承办,easysite内容管理系统,portal门户,舆情监测,搜索引擎,政府门户,信息公开,电子政务